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修仙!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破解地尘经?

第一百三十八章 破解地尘经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刘白师兄,你怎么样?”
  
  看见自己师兄被打出擂台,江黎驾驭着囚龙锁就迎了上去。
  
  在空中扶了对方一把之后,和刘白师兄就一同飞回到了甲字擂台上。让他稍作休息的同时,接受回春堂师姐的治疗。
  
  “唉。我没事。”
  
  刘白师兄一脸的晦气,对自己这次的失利,表现得相当懊悔。
  
  “嗯?江黎师弟?你不是应该在下面擂台吗?怎么飞到这里来了。”
  
  沮丧了好一会儿,刘白师兄这才突然注意到,现在在旁边和他说话的,是他的炼气期师弟江黎。
  
  江黎也不隐瞒,毕竟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,只是由于刘白师兄等人刚才正在激战,无暇他顾所以才没有注意到罢了。
  
  他将事情大概一说,那刘白师兄也是一脸的呆滞,愣了好半晌后,他又变得更加低落了一些。
  
  “原先以为,师弟你追上我们还需要几年时间。。。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。。”
  
  江黎被安排上来和筑基期弟子斗法的这件事情,对于刘白师兄的打击,好像反而比输给了沈若诗还要更大。
  
  这就好像你是一个高中生优等生,在一次期中考试里输给了隔壁班的另一个学霸,这让你感到不爽,但也是正常情况。
  
  但当时拿着成绩单回家,却发现家里有个表弟坐客,对方八岁高中毕业,十岁硕博连读,到了十三岁,已经是诺贝尔奖得主了。。。
  
  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。
  
  江黎安慰了对方几句,这刘白师兄其实和之前的柳木兰师姐一样,身上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势。
  
  只要稍加休息,很快就可以再次进行挑战,其实还是有望前五的。
  
 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对方的情绪一直非常差劲。
  
  “不过刘白师兄。那地尘经对我们体修如此克制,你为什么还要挑战她呢?”
  
  江黎想了想问道,他对此还是感到不解。
  
  “因为,
  
  不是我挑战的她,而是那沈若诗一直追着我来挑战啊。”
  
  阿这。。江黎无语,虽然找擅长的对手挑战无可厚非,但对于被挑战者来说这就有点欺负人了。
  
  我不想和你打,你还非得和我打。。。
  
  在五座筑基期浮空擂台上,此时已经有三座擂台已经决出了胜负。
  
  分别是第一,第三,和第四擂台。
  
  其中,第四擂台上是炼丹堂的一位师兄,他似乎是掌握着一种蓝色的天地灵火,燃烧之时威力无穷灼热无比。
  
  和他对战的那位,或许修为更高一些道法更强一些,但也架不住灵火之威,最终无奈的被烧出擂台。
  
  第三擂台上的,则是一个眉眼带笑的娇俏姑娘,正是之前江黎就看见过的,接连击败了江黎两位师兄师姐的天地堂沈若诗。
  
  经过和刘白师兄的一场大战,现在整个第三擂台上都已经铺满了有问题的尘土,只要挑战者踏上擂台,就相当于是直接踩进了陷阱,也是一个非常麻烦的角色。
  
  而在那第一擂台上站着的,也同样是来自天地堂的一位弟子。
  
  这宗门天地堂,集中了藏经谷上下最好的天才最多的资源,和其他各堂各司其职不同,天地堂本身存在的意义,就是培养强者,培养宗门未来的中流砥柱。
  
  自然他们出品的优秀弟子也是最多。
  
  不过这位师兄,他脸上的表情柔和,神情姿态到一举一动,看上去就好像。。就好像是个低配版的楚云轩。
  
  就连他的战斗方式也和对方极其相似,是用东西砸人,只是他手中托着的并非是一方金印,而是一块小巧的好似装饰品摆件的山峰。
  
  这个模仿的痕迹,不能说是像,只能说是非常像。
  
  这个人。。。不太对劲。
  
  不知为何,看着他,江黎本能的就有这样一种感觉。
  
  江黎盯着对方看,对方也似乎是发现了他的目光,转过头来和江黎的目光碰撞。
  
  两人相互看着对方的眼睛,然后同时露出一个和煦的微笑,向对方点头示意。
  
  扭过头后,又都同时在心中冷笑,哼!那家伙装的真像!
  
  由于规则限制,每场斗法之后,被挑战过的擂台会有停战一个时辰的权利,那是为了留给战斗过后的弟子,打坐调息和恢复伤势用的。
  
  江黎也就和刘白师兄一起在甲字擂台上打坐调息了起来。
  
  当然,对于一身灵气早已回满的江黎来说,这也不过就是装模作样罢了,在心里他却是和并列意识,一同研究起了可能用得到的战术。
  
 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。
  
  江黎站起身,身旁的李白师兄却依旧沉浸在调息中无法自拔。看来在刚才的战斗中,确实是没少消耗。
  
  身上囚龙锁发出清脆的碰撞声,江黎向着五个擂台中的一个缓缓飞去。
  
  踏踏。
  
  双脚踏上台面,江黎可以清晰的感觉到,脚下擂台反馈来的触感,明显要比之前的炼气期法斗台,更加坚硬许多。
  
  “沈师姐,弟子伏魔堂江黎,还请多多指教。”
  
  江黎向前拱手,而站在他对面的那人,却正是先后连挫两位筑基期体修的,天地堂弟子沈若诗!
  
  “这江黎,竟然想要挑战小若诗?”
  
  长清殿上,正在吃瓜的一群长老都感到非常惊讶。
  
  特别是谷主无舍真人和伏魔堂首座何长老。
  
  下方站到对面的两人,都是他们门下最小的弟子,对于这场斗法的结局他们也非常期待。
  
  只是这江黎的选择,却是让人非常摸不着头脑。
  
  沈若诗的地尘经,摆明了是克制体修的上古道法,威力惊人防不胜防。
  
  面对这种敌人,最好的办法应该是采用远程法决攻击试探,绝不能被那些粉尘沾染。以至于只会近战的体修,一直被克制的没有脾气。
  
  而江黎,长老也是一直看着他打到现在的,对于他的三板斧头也已经颇为了解。
  
  体修一道没的说,天纵奇才。
  
  但在道法方面,虽然他也已经算得上是出色,灵气强度在炼气期弟子之中也属于出类拔萃。
  
  但是对上筑基修士,那显然就没有丝毫的可比性了。
  
  他选择挑战沈若诗,会是有什么特别的底气吗?还是说在第三者的角度观战,让他发现了地尘经的什么破绽?
  
  这边,沈若诗看见一个炼气期弟子跑上来挑战自己,一时间也是有些想不通。
  
  江黎只能再次解释了原因,才让对方勉强接受了现实。
  
  “江黎师弟也是体修?”
  
  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,这沈若诗又是捂着嘴巴,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。
  
  “如果我没记错,你的两个师兄师姐都是输在了我的手上,既然师弟是体修,又为什么要选择挑战我呢?”
  
  “难不成。。师弟想要为他们报仇?”
  
  沈若诗对此也是不能理解。
  
  “不是不是,师姐误会了。”
  
  “沈师姐人美心善,对两位师兄师姐都没下重手,师弟还不至于如此不识抬举。”
  
  江黎连连摆手,当即就是丢了一个彩虹屁过去,让对方带笑的眼睛眯的更紧。
  
  他说的也是事实,柳木兰师姐和刘白师兄,在战后,身上根本就没有多少伤势,对方明显是手下留情了,这要是还寻死觅活的要报仇,就太说不过去了。
  
  “只是体修一道一往直前,若是发现了欠缺之处后就选择一味的逃避,那往后修行遇到的局限就必然越来越多。所以对师姐的挑战,江黎势在必行。”
  
  “师弟鲁莽执意如此,还请师姐下手轻些。”
  
  江黎如此说着,听见他这话的人,都是纷纷点头,暗叹此子心性,往后必成大器。
  
  “师弟既然都如此说了,那么就请吧。”
  
  铜锣一响斗法开场。
  
  在这一个瞬间,江黎感觉擂台上的氛围突然之间就变了。
  
  几乎铺满整个擂台的一层薄薄尘土,好似像有了生命一般,开始跳动漂浮起来。
  
  在江黎身周脚旁的尘土,更是像被磁铁吸引的铁砂一般,纷纷朝着江黎的双脚聚拢缠绕。
  
  要是被这些尘土缠绕附着,双脚就会变得越发沉重迟缓。
  
  但想要找地方躲避,整块擂台却又没有一处安全的落脚之地。
  
  江黎也不浮空,任由那些细小的粉尘粘上鞋面裤脚。
  
  但下一刻,这一层薄薄的灰尘,却又被一股无形之力冲刷,一颗一颗的细小尘埃,全部被冲的干干净净。
  
  周围的尘土还在不断的附着上来,却又被那无形之力片刻不停的冲刷下去,这一来一去,竟是没有一颗尘土能在江黎身上多停留一秒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